官网  证劵频道直播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客户端下载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网

    首页 > 板块设置 > 土地与生态

中国高尔夫球场建设乱象

时间:2015-04-26     浏览数:

  核心提示:作为国土面积差距悬殊的两个国家,在对待占地面积巨大的高尔夫球场时,却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这当中的原因是什么?...

2015年3月30日下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资源部等国家部委分别在各自门户网站刊发消息——取缔66个高尔夫球场。广东6家高尔夫球场在列,分别是: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惠州青龙高尔夫球场、惠州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惠州金玉东方高尔夫球场、茂名电白县博贺高尔夫球场、揭阳京明高尔夫球场。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就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此后10年间,又陆陆续续下发了相关禁令近10道。但据有关统计,全国高尔夫球场数量却由2004年的178家增长至2014年的538家,10年间,增长360家。为何高尔夫球场越禁越多?高尔夫球场建设数量不断增长背后的“魔力”在哪儿?

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已经被取缔仍在营业中

广东6家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中,要数广州萨尔斯堡高尔夫球场最为出名。该球场又称为“国王球场”,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九龙湖度假区内,占地2600亩,运营方为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是香港金马国际集团旗下子公司,香港金马国际集团是一家主要以房产、旅游、木业、卫生洁具、陶瓷为主的股份制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国王球场所处的九龙湖度假区内有另一个名称为“亚运球场”的高尔夫球场,也归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运营,亚运球场在2010年被征用作为广州亚运会比赛场地,同在一个度假区的国王球场申请了亚运会备用场地,希望借助亚运场地作为品牌效应,却因未获得合法用地手续而未能得到批复。

2011年,国土部门查实国王球场属违建,为该公司自2007年12月起擅自占用花都区花东镇鸿鹤村1732.05亩土地所建,为此,花都区国土房管分局在2011年9月16日依照每平方米10元的罚款标准开出1154.70025万元的罚单,并要求该公司关闭球场、拆除违章建筑,在15天内恢复原状、退还土地。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于2011年10月18日交清全部罚款。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该球场至今仍在营业中。

惠州金玉东方高尔夫球场——打着产业基地的旗号圈地

 

金玉东方高尔夫的球场处,挂起的招牌是“金玉东方黄金珠宝城”。

这次被取缔的六家球场中,惠州占了3家。惠州青龙高尔夫球场、惠州东江明珠高尔夫球场与惠州市金玉东方高尔夫球场,其运营单位或开发商分别是惠州青龙高尔夫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惠州东江明珠乡村俱乐部有限公司和惠州市惠阳金玉东方实业有限公司。

“全国正规审批通过的高尔夫球场只有10家左右,其余五六百家大部分是打着体育公园、生态园、休闲园、绿化项目等旗号向地方审批。很多开发商以此为由大量圈地,然后在周边开发房地产,由高尔夫球场带动房价地价上涨,创造多重利益,此次被取缔的惠州市金玉东方高尔夫球场就是打着产业基地的旗号圈地的典型。”有业内人士透露。

2011年9月一篇名为《金玉东方黄金珠宝城变身高尔夫球场》的报道中指出,惠州市金玉东方高尔夫球场属于惠州市惠阳金玉东方实业有限公司违规开发建设。金玉东方珠宝城是惠州市和惠阳区两级政府重点工程,建设初衷是为了承接深圳珠宝产业转移。该项目2006年9月开工,总投资20亿元,规划占地2.2平方公里,项目建成后将吸纳60家珠宝企业,年产值超过150亿元。为了搞好该项目建设,2008年12月,惠州市城市规划委员会专门制定了相关片区的控制性详规,提出要打造以珠宝产业为特色,集生产、展销、休闲度假及居住于一体的综合片区。

然而,政府规划却在实际执行中“变了味”。2009年10月,开发商惠州市惠阳金玉东方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始建设高尔夫球场,此外,开发商还将规划建设大量配套独栋别墅。

2004-2014年增长360家——屡禁屡建背后是GDP支撑

据了解,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就下发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此后10年间,又陆陆续续下发了相关禁令近10道。但据有关统计,全国高尔夫球场数量却由2004年的178家增长至2014年的538家,10年间,增长了360家!

今年3月13日,中国朝向集团在中国国际高尔夫球博览会上发布2014年度《朝向白皮书——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其中显示,2014年全国共有高尔夫设施538家,合计656个18洞球场,2014年全年仅建成开业的高尔夫设施共计17家。

这是白皮书2009年开始调查以来,新开球场设施数最少的一年。

3月15日,《环境经济》一篇名为《高尔夫球场为何越禁越多》的文章指出,十年间数字飙升的背后是GDP的强大力量。一座18洞高尔夫球场的投资成本为1.5亿元左右,每年的维护成本约为3000万元,但全国能有盈利的球场少之又少。

因此球场老板必然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依托,其中,大部分资金多来自金融和房地产行业,并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支持。在业内人士看来,房地产和高尔夫球场在过去十几年中迅速增长,二者密切的关系,让来自国家层面的规范屡屡未彰,这与地方政府的政绩挂钩有关,地方政府就是高尔夫球场以各种非高尔夫名义出现的保护伞。

同时,“球杆也滋生腐败”。自高尔夫兴起以来,一些领导干部借球友名义结成“小圈子”进行违纪违法活动,而由于高尔夫球运动的私密性,也使这一常人难以接近的运动成为一些贪腐官员与不法商人进行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的“秘密俱乐部”。

邻国日本的高尔夫球场建设情况

  日本是一个典型的人多地少的国家,人口密度是中国的2.5倍,国土面积是中国的二十五分之一,其中70%还是山地。就是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日本人依然把紧缺的土地大量用于高尔夫球场的建设。

  据统计,日本大约有2600多个高尔夫球场,其数量几乎占到全世界的百分之十,是美国以外拥有高尔夫球场最多的国家。由于高尔夫球场数量多,日本的高尔夫运动非常普及,有1300多万高尔夫人口,约占了总人口的10%,这样的普及程度可以算得上全民性的运动了。

  高尔夫球是一项极占土地的运动,一个标准18洞的球场大约就要占地1200亩土地,日本区区国土,依然可以有序的管理球场的建设,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问题出在我们目前这种配置资源的方式,效率极其低下,造成巨大浪费。高尔夫球场的用地,本来是很好选的,荒山、荒滩、垃圾填埋场、甚至废矿都可以用来建球场,国外的很多球场就是建在这样的地方,既不占用耕地又可改善环境。而中国的荒山、荒滩面积据统计达到50亿亩,只要利用好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建几万个高尔夫球场都没问题,何至于只批10个球场?

  但是中国目前“合法”加“非法”的500多个球场大多建在发达的城市周边地区,的确存在很多球场占用的几乎都是耕地。这就让人奇怪,为什么放着大量的荒山、荒滩不用,偏要占用耕地呢?道理很简单,相比荒山、荒滩,用耕地良田来搞球场,建设成本要低很多,而用地成本却高不了多少,因为可以搞定当地政府把农民的土地“依法”征来。

遏制高尔夫球场违建之风——整治不能止于“取缔”

4月1日,《法制日报》刊文指出,这一次国家多个部门联手出重拳整治违法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一次性取缔了66家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其力度之大远超过前几年的整治行动,让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的投资商遭受了经济损失,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遏制违法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之风。

但是,从严厉打击违法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的角度说,对于违法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不能止于取缔,还必须进一步对相关当事人和官员进行追责。

高尔夫球场不是一天建成的,任何一家违法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能够成功建成,意味着当地相关职能部门,即便没有为违法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充当保护伞或帮凶,至少存在失职、渎职之过。正是由于职能部门没有依法及时制止违法违规高尔夫球场项目的建设,才让这些高尔夫球场建设营业,才有后来的取缔、拆除工作。所以,在取缔违法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之后,对于在高尔夫球场项目审批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开绿灯的官员必须追究他们的失职、渎职责任。

 

  ( 来源:《城建与楼市》根据广东建设报与腾讯房产信息整理 )


 
  • 《城建与生活》栏目(www.cctvcchina.com) © 2004-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城建与生活》版权所有 京ICP证13036020号